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139中文 >> 穿越之妓后 >> 第83章

院子里的薇花茂盛的开放着,一团一团粉色白色的花瓣,在晨光下耀眼的摇曳着。青儿站在树下,披着发,仰头看着树上的花儿。她的嘴角微微的上扬,绝美的脸在阳光下,比花儿还要耀眼。乌黑柔顺的长发像是上好的黑缎子一般,反射着晨光,发出蓝幽幽的光芒。青儿伸出手轻轻触碰着薄薄的有些透明的花瓣白皙的手腕在花团锦簇之间,更显得玉雕一般的无瑕细润。

恭允赤着脚站在窗子后默默的看着青儿,只有在对着这美丽的花儿时,她才会露出几分真心的笑。她已经嫁给他数月了,在他面前,她总是得体的温柔微笑。可是他比谁都清楚,在她心中,藏着一个人。那个人虽然已经离去多时,却还想当初他初遇见她时一般清晰的隔在他们中间。

一只鸽子落了下来,落在青儿的手上。青儿将一个纸条塞入了鸽子脚下绑着的竹筒又将鸽子放飞。

青儿每日清晨都会起来,将书信绑在不知从哪里飞来的鸽子身上。若是有天鸽子没有来,青儿便会坐立不安,神情恍惚。所以恭允对府中的所有人下令,不得射杀鸽子。下人们都低声议论:王爷怎么忽然喜欢上鸽子了。

恭允害怕下人们看见青儿传递书信之事,所以他和青儿住的院子轻易不准人靠近。城中人都议论说,允王爷对新娶的夫人真是宠爱至极,不分白天黑夜的与她欢好。他害怕被下人撞见,所以才不许人靠近。

坊间还有传言,皇上之所以肯让恭允娶青儿一个青楼女子为正妃,是因为恭泽也替恭允求情。而恭泽肯帮恭允,是因为恭允答应放弃皇位之争,一心一意的辅佐恭泽。

这些,青儿都不知道,恭允从不对她提起。

看着鸽子飞远了,青儿才转身往房内走。过一会恭允便会醒来,她要赶在恭允醒来之前重新躺回他的身边。

恭允后退了一步,在床上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青儿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躺在恭允身边。过了一会,恭允翻了个身将她抱在自己的怀中。青儿僵了僵,顺从的窝在他的胸前。

眼看着恭泽要登上皇位,允王爷的府外忽然来了许多人,将王府团团的围住。青儿知道,那是夏侯竺回来了。青儿站在院子中听着墙外的仆人议论着南岭城中的剧变,心中涌上淡淡的欣喜和哀伤。是啊,她终于帮夏侯竺做到了他一直想要做的事情,她应该高兴,应该为她马上能再次见到夏侯竺儿高兴得流泪。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她心中如此起来悲伤。这种悲伤和无奈,如同深夜起来,在镜子中无意中看见自己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的丑态一般,让她无法忍受。青儿悄悄的从王府中出来了,她躲开了夏侯竺派来找她的人,找了地方藏了起来。

青儿穿着斗篷,遮头蒙面的走过街上,听见街上的人们低声的议论,恭元被关在重重守卫的地牢之中,想必新登基的皇上不会放过恭允,恭允怕是命不久矣。青儿愣在了原地,心中忽然似被人刺了一刀一般,剧痛起来。有人撞了她一下,悄悄的在她手中塞了一张纸。青儿回到藏身之处,展开一看,竟然是恭允亲笔写的休书。青儿看着休书最后几行字:从此路人,两不相欠。青儿忽然明白了自己心中的悲哀和无奈的根由。她找到了夏侯竺,恳请夏侯竺,让她用她的功劳来换取恭允的生命和自由。

从夏侯竺那里出来,青儿便第一次来到牢中探视恭允。恭允背对着牢门坐着,不知道在想什么。牢房之中脏乱潮湿,虫鼠横行。青儿想起恭允平日过惯了锦衣玉食生活,何时受过这种苦楚,心中酸痛难当,靠在牢门上低声抽泣起来。

恭允听到声音回头张望。看见青儿,恭允脸上一点惊喜也没有。他转回头,淡淡的说:“你来这里做什么?如今我们已是陌路,你快些走吧。”

青儿哽咽地说:“对不起,对不起。你一心一意的对我,我却背叛了你,害你沦落到了这个地步。”

恭允的脊背僵硬了一下,好一会儿,才又冷冷地说道:“你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我有今日岂是你一人所能办到的。夏侯竺的今日,是我、恭泽和父亲一手促成的。这也许就是天意。我们都是这个结果的始作俑者。”

旁边的牢房中忽然有人大笑了起来。那人笑得声嘶力竭,上气不接下气,笑得他自己都剧烈地咳嗽起来。他才好不容易止住了咳嗽,才喃喃的说:“天意?夏侯殷若是要反,我建国之时他便可以反,他却没有,而是甘心的交出了一切兵权。我怎么就没有想明白这一点。还要一而再再而三的逼迫他。逼着所有的老臣都反了,逼着夏侯竺回到西岐联合燕地国真的反了我,我才明白过来。若不是百里晟的关系,夏侯府怎么会与西岐联系紧密,我怎么会一意孤行的认为他有反意。若不是百里晟,西岐和燕地国怎么会帮夏侯竺?夏侯竺如何能一举成事。天意,这便是天意啊。”

青儿听出来,那是恭元的声音。恭元说完便沉默了。死牢中又是一片让人毛骨悚然的寂静。

青儿哀求恭允道:“允,你过来让我看看可好。我,我明日就走了,怕是再也看不见你了。”

恭允却不理会她,只说:“你要走便走,不要多说了。”

青儿等了许久,恭允也未回头,直到牢头来催促她离开,她才流着泪,恋恋不舍,三步一回头的走了。

青儿走了,恭允却忽然留下眼泪。他自言自语道:“抱歉,我注定要死的,我不想让你看见我如今的模样。与其让你念念不忘,不如让你以为我恨你吧。让我自私一次,给你这个小小的惩罚。”

不久,恭元便自绝于狱中。恭允的牢中也被人送来了酒菜。恭允笑了,这便是最后一顿饭菜吗?他将壶中的酒饮尽了,便倒在牢中的地上不再动弹了。

过了许久,恭允在黑暗中醒来,他以为自己已经到了阎王殿上,却发现自己躺在一辆马车上,夏侯竺坐在马车的另一端默默的看着他。

恭允满腹惊疑,以为自己在做梦。

夏侯竺见他醒了,叹了口气说:“莫怪青儿。我父母于她有救命之恩,养育之情。她是个至情至性的女子,为了夏侯家,她可以不要性命。她为我做了那么多,却只有一个要求,便是放了你。我无法拒绝她,又不能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放了你。若是让人知道你还活着,不管你愿不愿意,都会有人打着你的旗号来捣乱。所以我只能让你假死。如今郊外你的墓中葬着的是一个死囚。从今日起你便不再是恭允。你也要答应我不对任何人透露你的身份,也永远不再回到南岭国来。”

恭允听夏侯竺说了青儿的身世和为他求情之事,想起那日自己狠心的背对着她,让她失望伤心的离开了,他的心中悔恨不已。只是不知是何缘故,青儿要这么匆忙的离开这里,失去了踪影。这茫茫人海,他要去那里寻她呢?

燕地国的深山中,有一个小院子,那是叶家的老宅。院子外有漂亮的紫藤花在夏日的微风中摇摆着绚烂的花枝。一个美丽的女子坐在紫藤树下,她一边摇着扇子一边低声和自己隆起的肚子里说着话。那里面,是她即将出世的孩子。

她喃喃地柔声说:“孩子,你知道吗,你爹是世上最温柔的男子。可惜娘做了错事,不能留在他身边了。若是有一日你见到了他,一定要替我告诉他,其实,我早就爱上了他,只是我自己没有察觉。可惜,如今知道,也太晚了,我都没有来得及告诉他,我有多爱他,我好后悔啊。”

忽然有个身影出现在门外,在薄薄的晨雾中有些朦胧,让人看不真切。风吹过,薄雾像是轻纱一般飘动,露出那人的身形。原来是个男子。

女子坐直了身子,睁大了眼看着男子。男子穿过浓雾慢慢的走近,走到女子身边蹲了下来。女子看着他,流下眼泪,哽咽地说:“允,真的是你吗?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恭允伸手温柔的替她擦去眼泪,将她揽到怀中,贪婪的嗅着她发间的清香,像是梦呓一般喃喃的说:“是我,我终于找到你了……。”

番外李妍和赫连轩

夏侯竺才登基不久,叶眉儿便收到赫连轩的来信,说李妍给他生了个儿子。叶眉儿拿着信一溜烟的便跑去寻夏侯竺。夏侯竺正在御书房内商议国事。叶眉儿难得如此有耐心的在门外等到大臣们都走了才进来。

夏侯竺见叶眉儿笑得嘴角弯弯,忍不住也微笑了起来,问:“什么事情把你高兴成这样?”

叶眉儿扬了扬手中地信,摇头晃脑的说:“赫连轩做爸爸了。叫我去燕京城玩。”

夏侯竺心中立刻像被人打输了一般,有些愤愤不平起来。他压着心中的不甘,慢条斯理地从叶眉儿手上接过了信,看了一眼便放在桌上,说:“这个小心眼,还做皇帝呢。他不过就是想要写信来气气我,他先做爸爸了。”

叶眉儿一愣,侧头想了想:对,这家伙完全有可能就是打的这个主意。

夏侯竺瞟了一眼表情呆滞地叶眉儿,又说:“怕是顺便还要跟你要东西吧。”说完,用手指敲了敲摆在桌上的信纸。

叶眉儿伸头过来有仔细看了看。方才她太高兴,后面没仔细看。现在夏侯竺提醒了她,她才看清楚信的最后写着:“若是人来不了,把东西捎过来也行。我要一套夏天的长衫,李妍要长襦裙一条。孩子的四季衣裳各两套,被子和枕头各一。”

叶眉儿气得一拍桌子,嚷嚷起来:“他真客气,一口气要了这么多。”说完便可怜兮兮的望着夏侯竺说:“要不我还是去一趟吧。做这些东西会累死我的。”

夏侯竺斜着眼睛扫了她一眼,冷冷地说:“趁早打发你那出去玩的想法。后宫中还一大堆事情要处理呢。”

叶眉儿立刻泄了气,望着那个单子发呆。

夏侯竺放柔了声音又说:“他只说要。又没有写要你亲手做。你可以找宫中手巧的宫女,要她们做,你盯着不就行了。”

叶眉儿侧头一想,也对,她怎么没有想到。她立刻扑上来,亲了亲夏侯竺的脸,说:“明白了。好了,你忙,我走了。”说完便三不做两步的出去了。

夏侯竺望着叶眉儿急匆匆走远的背影,摇着头无奈的笑了笑。他翻开奏折正要接着看,却又看见方才叶眉儿放在桌上的信。一看见那个信,他心里的气就不大一处来。当年他还未解毒,还是思夏之时,参加了赫连轩和李妍的婚礼。赫连轩为了报复他不给赫连轩吃兔子的事情,在婚宴上只给了他几碟点心。

他将信纸扯过来,用朱笔在上面写了个大大的“不准。”又扔回了桌上,却还不解气。他盯着纸上那几个字:“夏侯竺何时立你为后?你和夏侯竺何时有喜讯?”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是啊,何时有喜讯?

叶眉儿果然叫人按照赫连轩的单子,精心准备了东西,叫人给赫连轩送了过去。赫连轩立刻回信说:“你敷衍我。叫别人做的。”叶眉儿收到信,不由得黑了一下脸,这家伙是怎么看出来的。她只得回信说:“这阵子身体不适,所以找到人代了一下手。”写完就叫人把信送了出去。

夏侯竺下朝回来,听叶眉儿说了,搂着她叹了口气说:“他讹你的。他一个大男人哪里看得出。他一定是猜到,我会叫你找人代,所以探你的口风。你也太老实了。”

叶眉儿愣了愣,脸上显出懊恼的神色。

夏侯竺安慰她说:“没事,就他那样,说不定生不出第二个。”

果然,赫连轩又回了信,说:“果然,被我猜中了。不过没关系,我气量大,不计较。李妍又怀孕了,你等着下一个出来的时候再做吧。”

叶眉儿收到信,气得只拍桌子,说:“他就不能悠着点吗?一个接一个的。”

还没有等赫连轩的下一个出来,叶眉儿忽然也传出了怀孕的消息。夏侯竺等叶眉儿生了,立刻给赫连轩写了信,后面附了一张长长的清单。清单上将人参,鹿茸,木耳,麝香等燕地国的物产一并囊括,在最后还专门用朱笔写了个:石灵芝。

赫连轩这封信之时,正在用膳。他一见信上说叶眉儿也怀孕了,便大笑直拍手。然后一边笑一边看,脸色又渐渐沉了下来。看到最后那个石灵芝,他立刻站了起来说:“夏侯竺,你真是无耻之极。竟然还好意思在跟我要石灵芝?!要不是我父皇逼我答应了给你,那两个我就留着给我老婆儿子补身子了!”

南岭的水利治理初见成效,这年秋天,就收了不少粮食。第二年更是丰收。

恰好这年燕地国的牲畜爆发瘟疫,死了不少。赫连轩正在发愁这个冬天要如何过。忽然有南岭的使臣来了。赫连轩大喜,忙传了他上来。南岭使者押送来了十万担粮食和一些种子,还有叶眉儿的一个包袱。包袱里是两个孩子的衣裳,冬夏各一套。还有一封信。信的正面是夏侯竺的朱笔写了两个字:还债。

赫连轩嗤之以鼻:“小气鬼,多写两个字你会死啊。”

赫连轩一边鄙视的摇着头一边将信纸翻过来。信纸的背面是叶眉儿的字迹。她写着:为了节省纸,所以她就把信写在背面了。那些种子是西岐的红薯、土豆和玉米。这三种植物,生长期短,需要的水少,而且亩产量大。她建议赫连轩将一部分苦寒地区的游牧民改为定居的农民,这样可以减少靠天吃饭的风险,也可以让燕地国的物产多样一些。

赫连轩一下站了起来,走到那几筐种子面前细细的看了起来。他微微一笑说:“叶眉儿,还是你好。可惜,我怎么那么傻,就这么放跑了你呢?”

李妍撅着嘴从门口进来,说:“你说什么呢。”

赫连轩涎着脸一笑说:“我在说,我的娘子最美了。”

南岭的使臣回了岭城,给夏侯竺捎回了一封赫连轩的信,正面用朱笔写了两个字:“谢了。”

夏侯竺咧了咧嘴:“小气鬼,多写个谢字会死啊。”夏侯竺将纸反过来,信纸的背面,是写给叶眉儿的。赫连轩赫然的用大字写着:“叶眉儿。我跟你说,夏侯殷抢了我父王的女人。夏侯竺抢了我的女人。我这辈子跟他没完,我会追着他要债追一辈子,至死方休!你等着,等我来找你。”

夏侯竺气得将信纸撕成了碎片,咬着牙说:“你敢来,我让你回不去!”

喜欢穿越之妓后请大家收藏:(www.139zw.com)穿越之妓后139中文更新速度最快。

穿越之妓后最新章节 - 穿越之妓后全文阅读 - 穿越之妓后txt下载 - 文艺的全部小说 - 穿越之妓后 139中文

猜你喜欢: 盛世安稳一世倾城重生宠妃上位记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穿越之第一夫君(出书版)病娇毒妃狠绝色弃妃很嚣张:郎君从了吧!养女:将军的宠爱顽劣少爷俏丫头御血女相穿越之:将军千金傲视风华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重生之宠溺王妃君九龄旺夫命大明武侯.盛世文豪福晋有喜:四爷,宠上天!喜上眉头王的带球休夫娘子福运绵绵倾城小佳人穿越之教主难为龙图案卷集·续小农女种田记寒剑栖桃花
完本推荐: 重生奋斗农村媳全文阅读沧水无痕全文阅读清穿葛朗台全文阅读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全文阅读斩神全文阅读四爷的心尖宠妃全文阅读异世之修真法神全文阅读最强仙体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好命全文阅读黑道少爷的甜心女仆全文阅读末世之废物全文阅读纵横诸天的武者全文阅读快穿之男神来了全文阅读穿越之妓后全文阅读侯门闺秀全文阅读绝色天下之极品弃妃全文阅读我把你们当敌人你们却想攻略我全文阅读末世重生女配狠狠宠全文阅读鬼王枭宠:腹黑毒医七小姐全文阅读Boss凶猛:老公,领证吧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诸天大圣人神农小医仙首富小村医无敌亡灵军团战气凌霄麻衣神算子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美漫之道门修士重生之战神吕布极品最强大少天降我才必有用武侠世界的慕容复绝世高手重生九零神医福妻一剑独尊西游之位列仙班画春光末日终战从超神学院开始征服万界穿越星际:妻荣夫贵都市绝品仙医仙草供应商他与时光皆绝色逆天邪神铁鹰出击这个皇后我不当国师,公主又见鬼了男神投喂指南于休休的作妖日常轮回乐园

穿越之妓后最新章节手机版 - 穿越之妓后全文阅读手机版 - 穿越之妓后txt下载手机版 - 文艺的全部小说 - 穿越之妓后 139中文移动版 - 139中文手机站